專注我的每一個五分鐘熱度

其實這篇文章是在彌補我在Punch Party的7分鐘小講,因為緊張與時間限制,想講的沒講,要講得又口齒不清,所以為了補足當天的完整演講,所以重新撰文來重講一次。話說7分鐘真的很難掌握重點與節奏,挑戰性極大,實在太恐怖了。

這次我要講的主題是五分鐘熱度,其實從小我就是個五分鐘熱度的人,一直到現在都是,對於所有感到興趣或是有挑戰性的事情也都只有五分鐘熱度。但很有趣的事情就是,我現在的生活就是由不斷累積的五分鐘熱度所堆積出來。

 

我喜好音樂,但至今依然沒辦法成為”李宗盛”,因為我對音樂只有五分鐘熱度。從小因為興趣學習了鋼琴,高中學了吉他與爵士鼓並開始玩搖滾樂團,大學開始了走唱人生,常常因為表演或是聽別的樂團表演而搞到三更半夜。在大二時,學校覺得這位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他們實在沒辦法教,所以被迫重考到另外一間學校,繼續走唱。一直玩到當兵時,進了國防部示範樂隊,開始玩起爵士樂。

 

我喜愛寫作與閱讀,但卻沒辦法成為”楊照”,因為我對寫作也只有五分鐘熱度。我擁有相當多的日記本,但每本日記本大概都只有寫一個月;我曾嘗試寫詩,但大多都只在腦中撰寫,雖然曾有幾首投稿報紙成功,但卻無法堅持;我曾想過要讀過村上系列的所有作品譯本,但無奈村上龍加上村上春樹的作品產出速度,遠遠超越我的閱讀速度,所以至今還沒完成也沒想過要完成。

 

我喜好運動,但卻沒辦法成為Michael Jordan,因為所有的運動都只摸了五分鐘。我打桌球、羽球、籃球、足球、棒球,也喜愛騎單車、跑步、游泳。但畢竟不是天才,電電班上的同學炫耀一下還可以,但只要一比賽就會被秒殺。

專注我的每一個五分鐘熱度

 

我喜歡玩咖啡,卻無法站上吧台,因為一開始時也只有五分鐘熱度。當時只愛喝咖啡的我,因緣際會下認識了當時還沒開咖啡店的台中Mojo咖啡店老闆,開始烘豆、喝咖啡、大概可以和業界專家聊上兩句咖啡經。

 

關於我的五分鐘熱度項目,當然不只有上面那些,像是做菜、做麵包、露營…等等,有些事已經熱過了,有些現在還在熱。雖然對很多事情我我都只有五分鐘熱度,但是對於每個五分鐘熱度,都是非常的努力去面對,也在那五分鐘裡用盡力氣與心思去做。所以讓現在的生活變得更為豐富,當然現在我所有的生活一切,也都感謝那曾經有過的五分鐘熱度。

專注我的每一個五分鐘熱度

 

因為音樂的皮毛,我變成了一位還不錯的聽眾,可以聽見每段樂曲的細節與神妙之處,也不排斥各種音樂,也可以在網站中寫出對於音響器材的看法與想法,幸運的還被古典音樂雜誌Muzik邀請成為專欄作家,這一切感謝我對音樂的愚蠢與五分鐘熱度。

 

因為練就了耍嘴皮的功夫,所以開始寫了不用太多修辭與引經據典的科技部落格,加上偷偷學了一點兩位村上大師的功夫,常常把自己依附在科技產品骨髓的角度上去詮釋,並佐以營造畫面的字眼來形容,雖然只有皮毛,但寫的東西還算可以看。也因為寫出了一點成就,所以至今仍然把當初練就的皮毛功夫,當成大刀繼續在剛成立不到一年的點子生活繼續耍。

 

雖然運動並沒有讓我變成”好手”,而且造成我無比的食量,但還好因為有了這些運動,讓我在龐大的壓力下,可以找到發洩管道。在我趕稿趕到沒有梗的時候,我至少可以跑上30分鐘來放空;在我需要熬夜等外電時,還保有一定的體能與精神來撐過那幾天。

 

而運動也帶給我另一段旅遊的五分鐘熱度,因為只有五分鐘熱度,讓我沒辦法成為”工頭堅”。為什麼說運動與旅遊有關呢?因為10幾年前的五分鐘熱度愛上了單車,也幾次踏上了單車環台之旅,讓我更愛台灣;也因為深入的慢遊幾圈後,更了解只在台灣就有形形色色的人事物,何論在世界上有更多不同的人。這對我在評論這些科技產品時,能夠以更寬廣的角度去思考,這產品無論在科技宅的眼中有多麼不及格,但我相信世界上一定有個角落是非常需要他。

 

咖啡這個熱度,雖然從未讓我站上吧台!但因為品嘗的過程中,學了一點對味道的形容,所以對於酒類也可以唬爛上兩句。雖然說到現在為止都還沒在網站中寫任何咖啡與酒類的文章,但當時學會的擬物化形容,卻也成為我寫作的利器之一。另外如果不小心失業,或許還有機會被咖啡店錄用吧!?

專注我的每一個五分鐘熱度

 

楊照在”所謂中年所謂青春”中曾經聊到,”50年,夠讓我在身體裡儲存了可供反芻的資料,不受外在環境的影響,隨時自在地搬出來仔細玩味,以記憶的形式挖掘過去有意或疏忽而遺漏的”。當然他也提到並不是50歲之後就該停止吸收,但至少要到50歲後你才有資格自由選擇要不要停止。而無論現在是幾歲的你,是不是已經停止了熱情呢?是不是也對你感興趣的東西不再認真面對呢?雖然認真面對每個5分鐘熱度,比起專精的去面對一項挑戰要愚蠢多了,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,George Eliot也說過,[只有配備一定程度的愚蠢,我們才能夠不顧路上的水窪快步走著。]。我想我會繼續配備愚蠢去認真面對現在的5分鐘。